•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沧澜曲 第十二章 再受创伤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10   


    岳红尘的身体抖动更加剧烈了,如果不是穴道被点,相信已经是大声喊叫出来了。

    采花老道的袍袖里的软剑又一次滑了出来,不过这一次不枪セ鞯腥耍墙獬俊=9馊谱旁篮斐镜纳硖寤匦绿宓囊律逊追姿榱眩从置挥猩说郊》粢凰恳缓粒娜肥鞘址恕?p>大片的肌肤显露出来,其中最神秘的蜜穴也暴露出来,细密的毛丛斜斜紧密地贴在肌肤上,没有丝毫的杂乱,分外显得乌黑油亮,上面好象还沾着几滴晶莹的水珠。

    卓天罡并没有想生手般立刻扑上去狠狠蹂躏这绝美的肉体,而是双目神光闪闪,眼光用心的在岳红尘赤裸的玉体上打着转。

    说来也奇怪,虽然并没有被他触碰,但当他的目光在身体上来回巡视,岳红尘竟似感觉到同时有数只手在身体上抚摩,肌肤出传来的灼热和酥麻感让她觉得蜜壶内的蜜汁更加充裕了。

    卓天罡得意之极,他的“梦笔生花”是对付女性的最佳功夫,可以不用直接与对方身体接触而借助这种功夫让受术之人的身体产生强烈的情欲反应,凭借此法和在正气的面孔和名声的掩护下,不知有多少少女落在了他的这一手段里。卓天罡缓缓的除去自己的衣裤,露出身可比拟年轻小伙子的精壮雪白身躯,胯下的巨龙早已经是怒吼了,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但由于玄功深湛,身体保养的宛如壮年人,这也是最令他满意的,正要举步上前好好的占有这女扮男装的美女,意外而来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勃勃兴头。

    一旁的靖雨仇本来是被点了穴道,但卓天罡并没有封住他的哑穴,他一定是想在靖雨仇的怒吼声中百般玩弄岳红尘,这样才更增加兴头。但相反的,靖雨仇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说半句话。不过在最关键的时刻,他说出句差点把卓天罡肺气炸的话语,“噢!才这么小!”

    言简意赅,却又无比刻毒。

    这也正命中了卓天罡的弱点,直接攻击他的尊严所在。

    卓天罡果然大怒,把一切放到一边,就这么赤裸着身体走过来。他冷笑着怒视靖雨仇,“想必你的是很大了?”不待他回答,软剑再次挥出,将靖雨仇的衣物搅得粉碎。靖雨仇暗叹,看来这柄软剑简直就成了这老道专用的除衣工具。

    使卓天罡自惭形秽的是,靖雨仇的胯下之物果然比他的要大上不少,像卓天罡这种老谋深算、城府极深的人物,不会因一件事而轻易动怒,但涉及到这类问题,即便深沉如卓天罡也受不了了。他用阴冷的目光注视着靖雨仇的下体,靖雨仇毫不怀疑他的下一步动作必定是割掉自己的命根子,但这也正是他想要他如此做的。

    卓天罡嘴角溢出一丝阴冷的微笑,“好小子,的确不小!若是让我早十年遇到你,说不定我会起收徒之心,把你培养成对付那……”他突地住口不言,显是说漏了嘴。

    “嗯?”靖雨仇颇为疑惑,十年以前阮公渡培养他的目的不但是要他做为个可利用的工具和杀手,好象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现在卓天罡也如此说,想必是有什么强敌令他们想培养出专门对付的人选。“

    “真是可惜啊!”老道摇头道:“本来是想要你一饱眼福,看一出好戏,看看道爷是如何让这野性的美人春情勃发,欲仙欲死的,可惜你自找死路,无福一观了!好了,把下体的家伙留下来向阎罗王报到去吧!”卓天罡的这话倒不是自吹自擂,论御女的手段,他绝对是可以称得上高手,只要看到岳红尘不经他的半分触摸已经情欲迸发,不可遏制,就可以知道他的挑逗手段是多么出色和有效,良家妇女落在这种人的手里,简直是生不如死。

    卓天罡的手缓缓的向靖雨仇的胯下探去,五指成爪,赫然是江湖上流传甚广的大力鹰爪功的架势。这大力鹰爪功由何人所创,现今已不可考,这种功夫平易好学,几乎是江湖上人人都会的,对付高手,用这等低末功夫自然是毫无用处,但此时此地,却是能再恰当不过的达成卓天罡的意图,给予靖雨仇下阴以重创。

    成钩的五指直伸到胯下,直待卓天罡一运功,靖雨仇的二弟就要与他永远说再见了。

    但靖雨仇岂能让这种情况发生,他等待多时的就是这一瞬间的机会,早以等待的真气猛然运转,胯下之物忽地昂起,在几乎不能令人置信的情况下忽然爆出一团烟雾,将两人彻底罩住。靖雨仇双臂一振,先前被封的穴道悉数震开,一拳击在猝不及防的卓天罡的胸口,没等他飞跌出去,另一只手同时抓住他手腕,锁死经脉,右拳连续出击,爆响声接连在拳头与胸口的交接处响起。

    表面上看去靖雨仇占了绝大的优势,转眼间就可毙敌于拳下,但他却是心里有苦自己知。刚才为了挣脱被封住的穴道,他使用了绝不能轻用的功法,冒着伤残自身的做法推动先天元气震开了穴道,虽然成功了,但已经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若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敌人或给予他重创,那不用等敌人动手,可能自己就会先挂了。而且这卓天罡不愧是魔门三秀之一,直到这刻,他深厚的功底终于显露出来,尽管在突然的状况下受了靖雨仇的多此轰击,而且手腕的脉搏还被锁住,但靖雨仇知道自己差了少许,没有完全锁死他的脉搏,他每挨一拳,反震之力就愈大,而且靖雨仇的真气只能撞在他身体非要害处,却无法对他造成更进一步的伤害。

    靖雨仇知道像卓天罡这种魔门高手,功力实是比他雄厚得多,而且自己自身已经大伤元气了,此消彼长,那就更加不是对手,牙关一咬,靖雨仇张口喷出满天血雾,使出了最后的“催命术”,这是他的在血池浸泡十年中领悟出来的,借着喷出的血,激发身体的全部潜能或是化解敌人入侵体内的真气,这是只有最危急的时刻才会使用的救命功夫。

    对方感觉到了他隐藏在血雾里的与敌同归于尽的信息,当如雷的重拳轰在他胸口时,卓天罡身子微侧,硬接了这一击,同时极其强大的真气迸发,两人身体齐齐一震。从靖雨仇偷袭得手来,一直都是卓天罡处于挨打的地步,这是他第一次硬碰硬的反击。两人同时喷出口血来,靖雨仇受伤之重是不用多说的,卓天罡在经历了无关痛痒的小伤之后,终于在他的舍命一击下受了不轻的内伤。

    卓天罡细察自身情况,实在不适宜在打下去了,自己最后是一定可以击毙这小子,但在靖雨仇的“催命术”下反击下,自身一定会受到无可弥补的内伤,他唯有暗恨一声,身形向后急退,去找个地方养好内伤,日后在来收拾这不知道还有无性命的小子。

    眼见强敌终于退却,靖雨仇松了口气,肉体上的伤痛袭来,险些就如此昏去,但危险尚未解除,靖雨仇摇摇晃晃的用残余的真气解开岳红尘的穴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撒手摔到,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相同的体验在被羽然凤追逐的时候已经领略过了,但那时所受的伤绝对是比现在轻得多,不过好在今日的靖雨仇比之当日已是大有进步,现在只是徘徊在生死的边缘,还没有当场挂掉。

    意识陷于混沌之中,靖雨仇只觉得浑身有如火烧,而且奇怪的身体并不算热,只是各道经脉中充满了灼热感,热流奔走,激荡着经脉个处,使得靖雨仇呻吟起来。

    一股清凉感忽地自下腹升起,缓慢而坚定的顺着经脉向全身扩散,情形极为类似原来与小雪欢好时的感觉,半昏迷的靖雨仇根本无法思考,本能的身体做出了反应,运用了《水经集》中的“阴阳”一式。好象是身体震动了一下,清凉的感觉更加剧烈的涌入,也一点点的驱散了经脉里灼热的火毒,阴阳调和,真气流动,浑身舒泰的靖雨仇慢慢的回复了意识。

    自己口中的呻吟声已经停止,但耳畔继续有挡不住且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传来,“嗯!怎么……还不……不醒啊?啊!好……好……舒服!”

    靖雨仇睁开略显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平躺在张床上,身上有具火热的女体在上下起伏着,胯下的好家伙陷入了个温暖而带着丝丝凉意的所在。最令他惊奇的是,在他身上卖力的挺动的竟是一向以男人自居的岳红尘。

    此时的岳红尘完全不复平日里那副英气勃勃,明朗飒爽的样子,火红的颜色染上了她的双颊,麦色的肌肤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气喘吁吁的呼吸和“呵呵”的呻吟声显示她是多么的卖力。

    “噢!”岳红尘长叫一声,动作迟缓下来,无力的扑到在他胸前。

    先前靖雨仇的胯下神兵就已经硬大硕长了,经历到这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美景,神兵更是坚硬似铁,两只刚刚可以行动的手臂圈转,将岳红尘搂住。

    岳红尘一向刚强,要不然也不会总是以男人自居,她的生平志愿是实现儿时的梦想,成为个威风凛凛、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不世名将,组建花帮,正是体现了她的这个梦想,也展示了实现梦想所需要的能力。但也就是在这几天间发生的一切事情,让她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动摇,花帮几乎被卓天罡凭借一人之力就险些被毁,幸好大部分的力量及时的遁入了地下,但也击碎了她的信心。

    更令她困惑的是靖雨仇这个人,当日招他入帮的时候自己就看出他不是普通人,而且他总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要不是他的舍身相救,自己一定已经被卓天罡给污辱了。

    不可否认的,岳红尘的心绪完全被近日来的事件和靖雨仇的表现给打乱了,当她把靖雨仇救到花帮剩余的一处隐秘堂口进行救治时,从大夫口中得来的结论令她大吃一惊,靖雨仇所受的伤势极重,基本上应该是放弃了。这话令岳红尘怅然若失,仿佛感觉到要失去什么最宝贵的东西似的,她独自守着靖雨仇大半夜,终于做出了个令人惊讶的决定。

    跨坐在靖雨仇的身上,脱光彼此身上的衣物,她略显生涩的做出了生平第一次令她脸红的举动,在靖雨仇将死之际,在自己的身体里留下他的种子,让他在情欲的最高潮中死去。

    靖雨仇的运气实在是好的可算是无以复加,要是换了别的重伤之人被这么一折腾,一定是必死无疑的,但《水经集》中的“阴阳”一式正是对付这种情况的好方法,从两人的身体开始接合时开始,靖雨仇体内濒临崩溃的真气自动运转起来,吸纳着岳红尘体内的处女元阴来哺育伤势,随着她愈来愈卖力的挺动,靖雨仇的伤势也恢复得愈快,到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内伤竟已经奇迹般的痊愈七八成。

    如此神奇的效果,让靖雨仇模模糊糊的体会到了一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想这些的好时刻,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要尽情享受一下面前美女的绝美肉体的滋味。

    竟然意外的见到靖雨仇醒了过来,岳红尘错愕和惊喜之余,双颊上飞起了以前绝不会出现的两朵红云,双手一按他的胸膛就想脱身下来。

    但到了这种地步,主动权已经易手,再也由不得她了。靖雨仇紧抓着她的腰肢,让她想向上抽离的玉体直落下来,同时身体用力上挺,两相会合,岳红尘一声闷哼。

    先前虽然岳红尘的蜜穴吞吐他的神兵也有一会儿了,但毕竟岳红尘对这种事情毫无经验,怎及得上靖雨仇的“身经百战”,这有力的一记正顶在她蜜穴里最娇嫩的地方,引得她玉体一阵轻颤。

    靖雨仇再也忍耐不住了,扳转她的娇躯,就要狠狠的干她一顿。

    岳红尘修长的大腿一弹,又翻过来把他压在身下,气喘着道:“我……要在……上面!”

    靖雨仇哭笑不得,就连到了床上,她那争强好胜的性格这个时候依然未见改变。不过谁上谁下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舒服就行。不过岳红尘的性技实在是生涩稚嫩得很,她双腿用力,慢慢的蹲坐起来,蜜壶渐渐加快速度的吞吐起来,娇挺的美乳不停的在靖雨仇眼前上下飞舞,刹是好看。但她来来去去就这么一招,摇晃着玉臀不一会儿,浑身就香汗淋漓了,她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口中发出“荷荷”的娇喘声,突然全身一震,头直往后仰,接着扑倒在他胸膛上,剧烈的喘息着。

    靖雨仇知道她已经无力再驰骋了,接下来便是自己的天下了,他翻转身,让岳红尘扒在床上,从后面握着她的细腰,神兵分开蜜穴,开始了猛烈的进击。

    岳红尘再也无力翻转到上面了,只能被动的迎合着,她觉得靖雨仇同她合为一体的东西又硬又热,完全溶入了身体,一股股的热流从接合出扩散开来,涌动的情欲让岳红尘完全无法招架,麦色的肌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靖雨仇也是后继无力了,毕竟他的内伤尚未全好,激情一泻,两人全都喘着粗气搂做一团。岳红尘面色一片酡红,破天荒的显示出了女儿家的娇态。

    虽然暂时在情欲中迷失了方向,但岳红尘很快就回复过来了,一声不响的推开靖雨仇,径自穿衣。尽管那麦色的肌肤很快被衣裳遮住,但那美好的身段和肉体已经深深印入靖雨仇心中,让他知道岳红尘再也逃不开自己的手掌心了。

    靖雨仇环目四顾,边打量着周围问道:“我们现在在哪?”

    “一个秘密的分堂!”岳红尘扔过来套衣物,“穿上了,别老让我见到你的身体!”

    靖雨仇见到她说这话时双目闪烁,目光甚至不敢看他的身体,哪还是不知道她在害羞,不过这时候挑逗她只会适得其反,可不要把她惹得恼羞成怒才好,他迅速的穿上衣裳。

    岳红尘深吸口气,让微红的俏脸平复下来,“你已经昏迷一整天了,现在那个妖道很有可能还在找我们!”

    “啊!”靖雨仇细想,卓天罡所受的伤虽然不轻,但绝对比自己的轻多了,一天之内真的有可能恢复过来,这里虽然是秘密分堂,但还是有可能被对方找上门来的。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景川城,躲个彻底。

    看到他沉思,岳红尘忽然问道:“昨天你重创那妖道时的烟雾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这真是个好问题!

    靖雨仇忽地变得满脸“奸笑”,说出段让岳红尘脸红心跳的话,原来这烟雾这来自于李科所给的雾弹,但用法却比之先前略有不同,靖雨仇别出心裁的把它挂在胯下,通过真气的运行使之爆发。靖雨仇脸带“不怀好意”的笑容道:“要不要我在你的粉嫩小穴里也挂上一枚啊?”

    岳红尘红着脸低声咒骂一句,但下体却又不争气的竟有些湿润了,自从和他欢爱一场后,岳红尘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分外敏感,真是他一句话就可能挑逗起自己的情欲来。

    看到她脸红的样子,靖雨仇心怀大畅,连这个昔日的男人婆也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了,看来自己的男性魅力不减反增啊!刚强的女子羞答答的模样,分外惹人遐思,不过靖雨仇可没精力和体力再来一次欢好了,看到岳红尘的眼睛变得愈来愈水汪汪的,显然是春情又动了,他赶紧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景川城?”

    岳红尘暗骂自己意志薄弱,怎么和他春风一度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了呢,她勉强收敛心神道:“花帮可是景川城里自来的地头蛇,很多隐秘的通道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我知道有处可以安然离城的通道!”

    “好!”靖雨仇道:“我们一齐从那里出城!”

    “跟你一齐走?”岳红尘语气迟疑,显然是舍不得这几年在景川城里打下的基业。

    靖雨仇明白她的心情,伸臂把她揽入怀中以抚慰。岳红尘轻叹口气,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软弱之态。靖雨仇安慰道:“景川算得什么,早晚有一日,我们会站在天下之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